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n 29 Mon 2009 20:59
  • 黃昏

姓名:楊巧琳
學校:崇明國小


  一塊塊兩個手掌大的石頭排在翠綠的草地上,形成了一條彎曲的曲線,指引我們走向山腰上的日本寺廟。

  才剛步上山腰,那橙黃色中泛一點金黃的天空,使我楞在原地,原本的疲累不知竄向何處,只剩下幾滴汗水從額際緩緩滑下,一群群的烏鴉橫越樹木和我的頭頂,不時地發出單調的嘎叫聲,在這一片寂寥中,那再粗嘎、再難聽的叫聲,倏然變得如此優美動聽,趕走蕭涼。

  橙色的夕陽把整片綠油油的草地染成一片橙黃,整個世界顯得如此安寧,溫柔許多。週遭不時瀰漫陣陣花草的優雅芳香,那芳香令人想拿起一本書,橫躺在綠地上在天空的美景襯托下,聆聽著樹葉的摩挲及烏鴉的叫聲,呼吸著大自然的新鮮空氣,好好地享受一個悠閒的下午,看時間緩緩流逝。

  當我沉浸在大自然的優美中,前一百公尺那,忽然傳來幾聲沈重的鐘聲,晚鐘也提醒了我夜晚即將蒞臨。不遠處正傳來中年婦女的喊叫聲,我雖然聽不懂日文,但我從那聲聲呼喚中知道,是在叫孩子回家吃飯。商家的人們也一一整理著自己店家的物品,準備在夕陽下山前打烊,我也加緊我的腳步,帶著一顆真誠的心,前往寺廟中膜拜,看那孕育於千古人文歷史中的佛像,在金黃夕陽斜照下的神聖;預計在夜晚前回到飯店中。

  沿著石頭下山後,我順手買了一些小飾品,便隨著夕陽的陪襯下,踩著輕巧的腳步,一步一步緩緩走在回飯店的路上。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姓名:洪嘉汶
學校:台南市復興國小六年六班


  不知名的畫家將廣闊的湛藍畫布抹上色彩,淡紅與鵝黃交揉出溫暖的橘色,好似優雅芭蕾舞劇最後那完美的落幕。

  在媽媽嘮嘮叨叨下,心不甘情不願帶著一隻跟主人一樣懶散的狗出了門。踏在街道上,騎樓旁鋪著的褐色地磚映著夕陽的橘紅光輝,呈現出另一種色彩,不知不覺緩緩地包覆我的心。依然不曾停止的腳步及平日迅速銳利的眼神慢慢地停留在每位路人的身上,單獨一人的落寞、雙雙走過的甜蜜,大群大群學生的嘻笑,不差一分一秒,耳畔噹噹的鐘聲正好消逝在我轉過的街角。

  有些沒有營業的店家,銀灰的鐵卷門隔空與我擦肩而過,兩家店相隔著一條小巷,吸引我的腳步,輕觸斑駁的老牆,回頭又望了一眼店家,精緻華麗,突兀感和莫名的怪異隨即擁上心頭,我不禁嘆息;人不也是如此嗎?愛面子的心理卻不能蒙蔽事實,過份武裝自己又有什麼好?真實的自己不是最珍貴的嗎?

  影子越來越斜,幾乎和狗的身軀平行;拉著我的狗,雪白的毛被夕陽餘暉染得泛紅,微風掃過的花草枝葉隨風搖曳。

  「該回家了。」對著我的小狗提醒。牠汪了一聲,不知道是高興可以回家休息,還是仍然眷戀著陽光。

  夕陽一路陪著我們,直到我們走回了家,而它走回了地平線。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姓名:陳又寧
學校:日新國小六年二班



  雨有一滴沒一滴的墜落。

  不是很大的雨,但路人紛紛躲進了路邊的麵包坊、小鋪。

  街道上一片死寂,前方大教堂上的壁鐘也略顯得無精打采,秒針的腳步似乎又更慢了些。

  又是個孤寂的雨天下午。

  視野再度回到了教堂,磚瓦是出其不意的普魯士藍,在灰沉沉的雨水遮掩下,倒有些討人喜愛。

  雕樑畫棟的十字架,孤零零地懸掛在漆著象牙塔的教堂正門。岑寂的街道,灰濛的大地,都令十字架更孤立無援,在風雨飄搖下,彷彿搖搖欲墜般。

  教堂正門前方,是兩排整齊的黃花風鈴木,盛開的花,茁壯的枝椏,蔓延至空中。

  它曾經經歷了多少的滄桑?

  綿綿的雨逐漸染黑了遍佈天空的雲,這雨,將落到何時?

  風鈴木的花,在雨的洗禮下,何等柔美又脆弱,剔透的雨點,跌墜在鮮黃的花蕊上,在花心中打轉滾動,我晃晃腦袋,微微領悟到它對生命無盡的熱忱。

  雨勢轉大,豆大的雨滴落在人行道,在適才累積的水窪中激起一波播的漣漪。

  遙望教堂、樹木,我猜測著他們說不定有共通的語言,讓彼此在這滂沱,能互相依靠,抵制雨天的孤寂,汲取彼此的溫暖。

  雨,仍下著。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