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上報作品欣賞 (235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學生即席寫作.作文上報榮譽榜106.9.17~106.9.23

篇名

報刊名稱、日期

作者

就讀學校

從陌生到熟悉

中學生報914

凃姍蓉

復興國中三年級

故鄉

中華日報917

楊立瑤

建興國中三年級

快樂與煩惱

中華日報917

柯佳佑

復興國中二年級

人性的偏見

中華日報917

楊嘉卉

永康國中一年級

有用與無用

中華日報917

林培琪

台南女中二年級

人生的選擇

中華日報917

張喆勛

德光高中二年級

鬼捉人

中華日報917

林登寀

港明國中三年級

我渴望你還在

中學生報918

林秉蓁

德光國中三年級

我渴望心底的聲音

中學生報921

孫藝臻

聖功國中三年級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吳尚曄  感動 

臺南一中二年十六班    吳尚曄

 

 

「喂!兒子!起床囉!」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我順手往床頭的方向揮去,想要看看時間,還能與枕頭再纏綿個幾分鐘,沒想到竟揮了個空,驚覺那熟悉的擺設似乎變了樣,赫然想到自己早已來到阿里山上的小木屋,不久後大家將出發前往山頂欣賞日出。

凌晨的阿里山與平日所見有一番差別,由於樹木高大的關係,微弱的日光無法找到絲毫的空隙鑽入樹林。儘管我已全副武裝,圍巾也圍了不下數圈,在凜冽寒風的侵襲下我還是不禁打了冷顫。一路上有別於白天,陰暗的林道爬起來更加費力,不時須注意腳下的階梯是否踏穩,扶手上有沒有蟲子潛伏在黑暗中等待著狩獵,再加上睡眠不充足的原因,以往面對爬山毫不畏懼的我也不禁打起了放棄的念頭,然而在爸爸的鼓勵之下,我撐了過來,原本用來禦寒的內衣已濕成一片,汗水慢慢地從髮梢滴下,沾滿了木製的林道,背包愈接近目的地便愈沉重,裡頭裝的全是脫下的衣物,在汗水的陪伴之下顯得有如磚頭一般。在我即將虛脫之際,眼前出現了一個平台,爸爸搭著我的肩,微笑著說道:「我們到了!」

我馬上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大喘口氣,小憩個一會兒,然而在不久後,爸爸便興奮地抓著我的手,什麼也沒說的就往平臺邊緣跑,原來是太陽已經準備浮出雲海了!我們望著東方的天空,在雲的另一頭天色漸亮,從灰黑色逐漸變成白色,直到太陽探出頭來,束束的光亮射向我們,亮得睜不開眼,而雲則如滔滔江水一般不停閃耀翻騰,好似隨時會有隻神龍躍出一般,氣勢磅礡。看到這,我終於瞭解古人所謂的「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的感受,背後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沾濕得服貼在背上,眼淚卻也無法控制般地溢出,這是種感動,被震撼的感動。

大自然的壯闊是渺小人類永遠無法模擬的,在我的心中,這一幕將永遠存在,不停地提醒著我大自然的偉大,不停地感動著我。

103年6月10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重佑    漂流木的獨白

臺南一中二年十八班     陳重佑

 

 

緩緩睜開我的眼,讓自己適應這刺眼的陽光,身旁拍打著我的,是從未見過的湛藍;四周的風裡,不是過去的木香,而是陌生的濕鹹。拚命讓自己想起些什麼,但先前受岩石重擊的我卻只能回想起一小段不全的記憶,那兒,有股熟悉的呼喚……

記得自己生活的地方是個充滿生機的森林,有許多鳥在我身上築巢,我卻一點也不排斥這些吵雜的住戶,體內的小傢伙還得靠他們挑出呢!白天和同伴們話家常、比賽看誰吐出最多氧氣,一起聽著風說在山的另一端,有個叫做「海」的地方,比這森林大上好幾萬倍,我們笑著罵他胡說,但仍想一窺究竟。到了晚上,數著頭頂上的星空有幾顆星子,突然一道孤線劃過,趕緊許下願望,然後在夢中幻想著願望實現。

如果這裡就是「海」,那願望已成真了。

以往遇見颱風時,只需將根抓緊就能挺過,近年由於人類的開發,每逢下雨就會從上頭流下大量的土石,對我們這些活夠久的樹來說算威脅,而對那些才正要開始的小子們,幾乎代表著死亡。但森林的法則是不可違背的,時間一到就結毬果,根不夠深的只得自求多福,你說一棵樹能做什麼?不過就是淨化空氣,把自己獻給山林。但是人類開發的速度飛快成長,沒想到我抓穩的這片大地,在此時被宣判了死刑。

颱風一來就有些不對勁,我不時注意到腳邊的土石在鬆動,正想站穩腳步的同時,整片大地都滑落了!風在咆哮、同伴在呼救、長老在祈禱……我感覺自己騰了空,眼前是上下顛倒的景象,昔日緊抓不放的根,此時懸在半空被大雨沖洗著,滾滾的水聲蓋過同伴的哀號,幾度撞到巨石的我在風雨中翻了幾圈,又重重地摔回水面。這不是我認識的森林,這不是我生活的大地,而在望向山頭的剎那,眼前就只剩下黑暗了。

一切,都結束了。

再次睜開眼,面前卻是滿目瘡痍,到處都是乾枯的屍體,從此橫臥水旁。從風的口中得知,這裡就是「海」,當樹木來到這裡就代表了生命的結束。不知為何,那晚的願望迴盪在耳邊,是因為我才害大家受苦嗎?那我不要它實現,再送我們回山上好嗎?

沒有任何人回答,只有拍打著我,像是在奪去我最後一口氣的「海」獨自笑著。

103年6月15日刊登於中華日報

 

作品賞析

漂流木在常人眼中,是惡化岸灘環境的兇手;漂流木在藝術家眼中,卻是工藝創作的最佳素材。然而,我們可曾想過,漂流木如何看待自己呢?

首先,本文以倒敘法入手,敘述風暴過後,主角醒來的境況,筆調充斥著陌生與不安的意識。接著,回溯自己熟悉的生長環境,林木蔥蔥、生意盎然,並融入觀海的想望,輕鬆的氛圍與前述形成了環境適應的對比,此刻,作者正埋下全篇題旨的伏筆。

語境一轉,由感性書寫,導入理性的環境保護思維,開發、土石流、,威脅與死亡的針砭,以及騰、懸、翻、摔等颱風過境的慘況描摹,此種貼近真實的細緻畫面感,帶出漂流木的孤絕情境,無言的控訴,都從獨白的絕望與哀傷中透顯出來。

最後,觀海的企盼,卻在願望實現後,希望可以「倒帶」,因為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沒有人回答、海獨自笑著」一語,增添了漂流木生命歷程的沉痛、悲涼,作者設身處地體悟漂流木的心境與困境,除了指責人類貪婪的作為,也以同理心,憐憫漂流木無人以對的身世,旨意鮮明,對心理轉折的鋪陳尤其到位。

閱讀的過程中,讀者跟著自主思考的漂流木反省,省思環境與人類和諧互動的可能性,以角色扮演的筆調包裝漂流情節,實則富含諷刺與批判力道,可謂佳構。

 賞析老師:鄭文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璿祐            悸動 

臺南一中二年十九班    林璿祐

 

 

調音師傅熟練地拆開鋼琴上方的木板,如醫生般小心翼翼地來回審視各琴絃的鬆緊程度,我則在一旁看著,以老友的目光看待,眼角瞥見的那琴鍵似乎稍稍鬆脫了,在十幾年無數次按壓的洗禮下,它也不禁老態龍鍾了。

試著彈奏幾首簡單的練習曲,放失的音調似乎找到了歸屬,但過去的宏亮不再,反而有些朦朧的音色迴盪著,如今的我不再忘記在離開琴房前將鋼琴整理好,而蓋上琴蓋的悶響,卻喚起過去那段媽媽總提醒我收好鋼琴的回憶。

那時,對鋼琴的陌生在我和它之間築起藩籬,且孩子好動的本性總催促我逃離琴房及困難的練習,天真地以為只要不將鋼琴蓋上且故意不除溼,琴鍵便會生鏽毀損,便不用再見到譜上蝌蚪組成的外星符號了。然而隨著樂聲如歲月洪流般不斷流洩,漸長的相處時光磨合了彼此的關係,曾經年幼焦躁的男孩成長了,我學會欣賞它黑白相間的魔力及互相搭配、變化萬千的風格,更珍惜屢逢困難的練習歷程以及堅持苦練至完美的,發自內心的執拗,而不知從何時起,我學會按部就班保養它,如對待好友那般愛惜。

物總有一天會腐朽,而我不也成長了嗎?

儘管大部分的時間被各種雜事占據,我仍不忘分配時間陪伴它,藉深深刻劃在琴鍵上的指紋,回顧我與音樂相識、成長的歷程,託它或深沉或清亮的嗓音,細細述說。

再彈一會兒好了,我以手指輕撫著鍵盤並感受著其起伏的脈動,任樂音充盈整個空間,腦中則閃過初聞美妙宛轉時震懾人心的感動,而這股悸動也將隨著它的悠揚流往更遙遠的將來,迴響不已。

103年6月15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鄧羽儒  在童年的時光隧道 

臺南二中二年十八班    鄧羽儒

 

繽紛的色彩,鮮活的人物,美好的故事,迪士尼是我童年的一塊拼圖,其編織出的美好,於童年畫上道道彩虹,而迪士奈樂園,是藏身於彩虹中的大城堡,孩子們的天堂。

前年夏天,一個大男孩,來到了東京,拾取這遺失的童年,起了個大清早,搭上地鐵,前往我的童年。自地鐵的小窗向外窺探各式遊樂設施,其中,佇立一角的城堡是如此熟悉,屬於童年的一份悸動,興奮,加速著血液流動,期待重拾童年那份純真感動,十五歲的成熟中藏著五歲的調皮,乘上時光列車,於熟悉的美好中,再次體會童年。

隨著熙攘的人潮,推進這夢幻的世界,卡通人物不時與你相遇,長髮飄逸的美麗公主,可愛活潑的米奇……。四處迴盪著孩子們的驚呼、歡笑,追逐著、打鬧著;乘上雲霄飛車,震耳欲聾的尖叫衝破天際;可怕的鬼屋,充斥著黑暗的恐懼,於下一個轉角,不知等待你的是什麼。美麗精緻的主題館,貪吃的維尼,可愛的大眼仔,等待著我們的到來;彷佛走入電影般,熟悉的場景,耳熟的對白,亦帶著我,走入回憶;美好的一天於夜空中盛開綻放的煙火中結束,熱情的歌舞,使我忘情地一齊高歌,唱著那年兒時的記憶,此時的樂園,不見孩子們,而是我們這些,重新懷抱遺失的美好的旅客,於童年的感動中陶醉的時光旅人。

夜晚的狂歡後,大步走出樂園,赫然發現,我並不屬於這世界,小巧的座椅,已承受不了我的重量,粗壯的四肢亦覺擁擠,童話,不再美好,而被現實步步拆解,僅存不可能,對卡通明星的崇拜不再,僅是審美上的喜愛。而我,亦不可能再次回到那美好純真的童年,但我步步完成童年的夢想,天馬行空的幻想。

於撿拾童年的道路上,前進。

103年6月14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永康)鄒維珊          府城之美

民德國中一年十三班      鄒維珊

 

 

陽光下,金光閃閃的沙灘令人著迷;人潮中,那座古色古香的建築物好不醒目;歷史上,第一艘訪台的船,便是停靠在這兒。這裡擁有的故事比其他縣市更豐富,也是許多觀光客的最愛──台南,我的故鄉。

火辣的驕陽持續散發熱情,走在沙灘上,一步一腳印,我不禁將這一路的連綿腳印拍下,「喀嚓」一聲,便化為永恆。黃金海岸,是我最喜愛的地方,即使是坐著發呆看海,也樂此不疲。它,讓我學會包容,不僅提醒我要有海納百川的肚量,它還保存了許多屬於我的喜、怒、哀、樂;它也讓我見識到寬闊的美,每當日出或日落,照映在海面上的絢麗色彩,總是令人著迷沉醉。它從不吝於展現它的絕美,也吸引不少人駐足欣賞。

很多人總把古蹟與台南畫上等號。一點也沒錯!台南以古蹟聞名,形形色色的建築物分別矗立在不同的方位。時間的流逝使這些古城牆更顯得老舊,但當年的威風卻絲毫不減。城內的大砲襯托出古城的磅礡氣勢,見過的遊客無不肅然起敬,感受著那時代的氛圍。

海岸、斑駁的城牆,不只這些,更吸引人來台南遊玩的,還有小巷弄間閒適的生活步調及濃濃的人情味。街道上小吃店老闆的熱情吆喝,都能讓人心頭一暖,無法在大都市感受到的,在這裡卻能深刻體會,我想,這就是台南最吸引人的一面,人情味!

103年6月13日刊登於人間福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林奕ㄨㄣˊ 每當鳳凰花開時 

德光國中一年三班    林奕彣

 

 

在生命的每個轉角處,都會和每個生命中重要的人不期而遇。兩年了,歲月可真會折磨人啊,每當驪歌響起,我都會想起你臉上的那一抹嫣紅,像熊熊烈火,燃燒了乾枯的鳳凰花樹……

兩年前我們畢業時,我們兩個手牽著手從走廊走到鳳凰花樹下,接受了全校師生的祝福。那時,一朵朵花從樹梢間飄落到地上,鋪成了一條火紅的地毯,記錄著我們在校園裡最後的足跡。放學後,你神祕地拉起我的手跑到鳳凰花樹下,「你——有什麼事瞞著我?」「鏘鏘,風鈴送妳。」「幹嘛這麼客氣,我都忘了準備畢業禮物送你了。」「因為,我要去台北了。」我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那天,你笑著離開了,但是當你轉身時,我看見你拭去了淚水;當你的身影變成了一個小黑點時,我的淚水再也關不住了。

回到家後,我仔細地端詳著這個風鈴,上頭的晴天娃娃有著和你一樣的笑容,而下頭「叮叮噹噹」的風鈴有著和你一樣清脆動人的聲音。我把它放在盒子裡,而它就這麼地待著,直到鳳凰花再次盛開,便從生命裡再次綻放。

我常常想:「台北,好遠啊,即使坐高鐵,咻,就到了,但是見了面,又該說什麼呢?」雖然時間久了,想念的情緒也就逐漸變淡,可是每當鳳凰花盛開、驪歌響起時,就會勾起我們的回憶,使我再次懷念起如風鈴般——你的聲音。

103年6月9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崇明)蘇修緯         意外驚喜

崇明國中三年十八班     蘇修緯

 

 

人的一生中,充滿了大大小小的邂逅,每段邂逅就像一場冒險,令人無法掌控,但其中的插曲卻會帶來料想不到的驚喜,豐富我們的人生。

在寒風中,獨自一人站在走廊的盡頭,緊握著微微顫抖的雙手,心中不停重複著要道歉的話語,忐忑地等待他的來臨。看著鏡中那張充滿愧疚的臉,今早發生的事又浮上心頭。

一早,一如往常地走進教室,將手搭在他的肩上,不知是因為天氣的寒冷還是我那突如其來的襲擊,他輕輕地抖了一下,在後方的我只見他將某樣東西迅速收進抽屜裡,連忙轉過頭來的慌張模樣,好奇心加上想捉弄他的一股衝動使我朝抽屜伸手,他立即將我的手撥開,我不放棄地重複同樣的動作,如此再三反覆,終於他忍受不住我的固執,開口斥責。

「你夠了嗎?可不可以停止你那無聊的動作?」被他那嚴厲斥責嚇到的我,心中罵道:「有什麼了不起,不看就不看,你以為我愛看。」我氣得將手抽回,走回自己的座位;途中所發出的巨大踏步聲,同樣在發洩心中的憤怒,然而後悔卻也早已爬上我心。上課中,我不時轉頭看他,只見他連看都不看我一眼,直視著講課的老師,我自責地想著:「他還在生氣嗎?真不懂自己當時在固執什麼?怎麼會蠢到惹朋友生氣呢?」我傳了張紙條給他,要他放學到走廊上等我,我有話要對他說,看了他接過紙條,我偷瞄了一眼,待他將紙條打開,這才鬆了口氣地轉頭繼續聽課。

遠方的腳步聲打斷我的思緒,從鏡中隱約可以看出他的身影,我心中默唸:「今天一定要和他復合。」隨後轉過身看著他,只見他搶在我發言前先開了口說道:「對不起,這是今早收在抽屜要給你的禮物,我那時對你太兇了。」我驚訝地說:「那是……給我的?」他用充滿歉意的眼神直視著我,點了點頭,並將禮物放在我的手上問道:「你還在生氣?」我搖了搖頭,只見他鬆了口氣,推了推我說:「那……走吧!我們回家。」我又驚又喜,為今早那不如意的插曲得出完美的結局露出愉快的笑容。

103年6月15日刊登於中華日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于倫  拔河

中山國中三年四班     黃于倫

 

 

朋友之間要互相幫忙,是從古至今不變的真理,但也有不少人把它當盾牌,做一些不好的事,讓朋友之間產生摩擦,令人十分困擾。

人都有懶惰的時候,尤其是看到像海嘯一樣高的作業,那奮鬥的烈火就被澆熄了。我有個朋友,她的成績優良,總是為了學業奮鬥到黑夜,有一天卻不知什麼事讓不停沉浸在教科書的她停了下來,並跟我提出一個要求──抄作業。「拜託了!妳不幫我,我就完了!」從她嘴裡擠出的這句話,幾乎可以擰出淚來。

那一刻,腦海不斷跑出那句話,我反覆地思考,想找出隱含的意義,雙眼在她臉上尋找平時開玩笑時隱藏不住的笑意,但,此時她臉上只有哀求的表情,並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我,我這才瞭解,她是認真的。

我的內心開始掙扎,不知是否該幫這個忙。如果我拒絕了,她依然繼續走在她菁英的路上,但我們之間的友誼可能多了一些裂痕,甚至消失。但答應她,真的對她是好事嗎?我無法抉擇。心中的小天使伸出手,想把我拉到光的一邊,耳邊卻傳來惡魔的低語及她那苦苦哀求的臉龐,兩邊人馬拉得快把我撕成兩半,我就像身陷戰爭的難民,生怕走錯一步,就會永遠失去最珍惜的東西,痛苦就像海浪一樣,不斷地襲來。

那是一場艱苦的拉扯戰,但為了她好,為了讓她重拾讀書的熱情,並瞭解這是不對的行為,我告訴她必須自己寫作業,並將內心的想法告訴她。幸好她只是一時迷失,看她有如當頭棒喝的表情,我感到很欣慰,知道我在心裡打的仗沒有白費,看著她依然是那個認真的女孩,我很驕傲自己做了對的決定,也更確信,真正的為人好,是該站在正確的道路上盡己力拉朋友一把,而不是一味地滿足要求

103年6月15日刊登於中華日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柏瑞        熱血青春 

臺南一中一年二班    陳柏瑞

 

 

國中時為了應付繁忙的課業和那決定未來就讀何處的基測,我的時間早已被書本給奪走。畢業後的暑假,也因為家人相當忙碌,大不了只在台南、高雄間一日遊。因此,高中的第一個寒假,有幸參加社團的寒訓,到台北一遊,使許久未遠遊的我,多麼期待、多麼盼望享受到一群人出遊的快樂。

那三天,我很快便融入團隊並認識、熟悉彼此,大地遊戲時,雖然在闖關過程中有人不斷地出糗,但也使因卡關而煩惱的我們笑得十分開懷。晚會中,學長姐的漂亮開場,讓氣氛充滿了熱血、活力,而各組的小隊劇,更是高潮迭起,表演出不少精彩的情節以及有趣的畫面,人人為之瘋狂,甚至在唱完營歌要結束晚會時,仍舊相當興奮,不願入睡。

然而,最令我難忘的不是闖關也不是晚會,而是晚會結束後的那一個夜晚。熱血,並未隨著時間而降溫;活力,也未隨著時間而衰退,心情亢奮的我們,在午夜,玩起撲克牌、談天說地,也不知是誰提出的,我們在四、五點時決定跑去看日出。畢竟對環境仍不熟,便找了一個高處坐下來等待。

夜依舊黑,月亮與星星顯得十分耀眼,久居都市的我們見到閃閃星光,無不發出「哇」的驚嘆聲,對我們而言,算是大開眼界。就當我們聊得正起勁的時候,一隻小狗不知不覺地出現在我們面前,天仍未亮,詭異的氛圍使得我們頓時安靜了下來,大家帶著恐懼、疑惑的眼神看著那隻狗、看著彼此。牠,坐了下來,似是與我們一樣等待日出吧!原本緊張的氣氛漸漸舒緩,我們又聊了起來,但不知不覺地狗突然又不見了,背後隱隱有一陣涼風吹來,「牠是狗嗎?」「不,它可能是怪物。」我們談論著。剎那間,天亮了,但太陽卻未出現,只朦朧中透著光芒,這次等待日出,注定是失敗了,但我們並不覺得氣餒,因為我們在夜裡彼此分享了許多,也享受到很多樂趣,更重要的是我們熱血的精神。

那一夜,雖然最初「看日出」的目標並未達成,但我們熱血過,瘋狂過,得到的更是比看見日出的快樂還多。青春,就該是熱血的揮灑,快樂的享受。

103年6月9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洪尚煒             未來

臺南一中二年十五班    洪尚煒

 

 

總覺得未來的人生道路為氤氳霧氣所籠罩,我不知道前方等待我的是平坦,是崎嶇,是岔路,抑或是萬丈深淵?我擔心,我懷疑,我害怕,但是我卻更好奇前面未知的冒險旅程有什麼等著我?因而,我目前只能努力充實自己的能力,並多方思考各種可能,扎出正確的方面,用正確的方法走心目中理想的路,縱然不順遂,我也要咬緊牙關有毅力地實踐。

小時候的我懵懂無知,沒有確切的方向與目標。我曾經嚮往軍人的慓悍、法官的威嚴、醫生的專業,但都是曇花一現,從沒有立定志向,勇往直前。到了長大以後才發現身旁有許多朋友早已訂定目標,勇敢逐夢了,而我卻徬徨地在原地徘徊,且不斷地嘀咕著:我的方向……在哪裡?

直到哥哥披上白袍,講述著一些醫院的趣聞,並鼓勵我參加醫學營,才確立了我的志向。營隊中,有許多教授來演講,並且讓我們實際參觀醫院,讓我對於「醫生」這個職業有了全新的認識。對於解剖、玻片觀察我也樂於其中,而我更樂於觀察那些生物精密的組織,每看到一樣,我便不禁讚嘆著生命的奧妙。從那時起,我便以醫生為目標邁進,但是這條道路狹窄,沒有足夠的決心和努力是沒辦法占有一席之地的。在學科方面,我比之前認真許多,但是結果卻不甚理想,也許是方法不對,更可是還不夠認真,但無論如何我總要堅持下去。

「九層之臺,起於累土;合抱之木,生於毫未,千里之行,始於足下」,也許我現在只是一株柔嫩的小草,但只要我咬緊牙根堅持下去,誰又難保未來我不會成長為一棵巨木呢?

103年6月8日刊登於中華日報

 

作品賞析

莘莘學子在學習的過程中,都曾擘劃一張屬於自己的夢想藍圖,不過,那都得經過重重的淬煉與考驗,將理想轉換為執行力,方能實現自我,在各種專業領域中發光發熱。

文章前兩段,作者藉由對自我的設問,表現出對人生航向的彷徨與猶疑,並以築夢踏實的友人作為對照,深化內心惶惶不定的怖懼,由此可見,此刻的「未來」,仍是一片虛無與空白。

然而,透由親人擔任醫職、參訪醫學營隊的研習經驗中,作者漸次領受了興趣與抱負的共感連結,掌握了確知、可行的生命方向。文未引用《老子》語錄強化鼓舞力道,並自喻小草、巨木,期勉自身實力的長成與茁壯,此刻的「未來」,已是美好、可期的期望。

從驚惶不明,到立定目標,甚至堅持不懈,尋覓「未來」的人生歷程,是與自我對話的珍貴結晶,藉由實例分享,抹去了說教意味,亦同時揭露,任何遠大的目標,都是從眼前細微的小事開始積累,除激勵自己,也勉勵讀者,一同努力、追求光明人生,立論有據,可謂佳作。

 賞析老師:鄭文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蘇冠瑋-崇明我最喜愛的季節 

復興國中二年九班    蘇冠瑋

 

 

「春天」鳥語花香的季節最令人喜愛;而「夏天」擁抱清涼消暑的感覺最令人無法忘懷;「秋天」吹著微微的西風,略帶一些涼意令人感覺舒暢無比;而「冬天」大家最喜歡洗個暖呼呼的熱水澡,圍爐吃個熱騰騰的火鍋,是最愜意不過的事情。一年四季裡處處充滿著溫馨,而我最喜愛的季節是-冬天。

小時候每到放寒假時,因為天數不長、且父母工作繁忙,所以我跟弟弟都會去阿嬤家住個幾天,度過一個快樂短暫的寒假。記得阿嬤從小就非常疼我,不忍心讓我挨餓受凍。每次回到阿嬤家,阿嬤總會煮一大桌豐盛的晚餐讓我飽餐一頓;而且阿嬤不時會作一些拿手絕活的點心,讓我吃了又吃,心中滿是歡喜。其中,我最喜歡寒冬時節裡,吃著阿嬤為我煮的「湯圓」…

記得有一年的寒假寒流來襲、天空泫然,凜冽的北風強襲著我稚嫩的臉頰,在外頭玩耍的我凍得手腳不停的發抖,鼻水像水龍頭一樣不聽使喚的流了又流,飽受寒風的催殘。正當我受不了躲回阿嬤家時,阿嬤馬上遞給我一碗熱騰騰的湯圓,那溫暖的感覺霎時從我手中向外擴散,周圍的寒氣瞬間都被驅散開來…我等不及的舀了一顆白滑的花生湯圓送進嘴裡,那充滿溫馨的內餡從我嘴角溢了出來,那股滋味瞬間融化了我的心,這一碗滿滿的湯圓就好像是阿嬤的愛,溫暖而柔和,在我飽受摧殘、徬徨無助時伸出援手,雖然嘴裡的味道是那麼香甜,但裡頭滿滿阿嬤對我的愛,才是真正的傳家調味料,永遠也無法忘記那片刻的感覺…

長大後,寒暑假幾乎都要上一些課外活動,回阿嬤家的時間也愈來愈少、屈指可數,但每當冬天寒冷的北風從我身旁拂袖而去時,我依稀嚐到那淡淡的甜……

103年6月7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佳里)陳妍勳    將軍鄉的春天

黎明國中二年忠班     陳妍勳

 

 

將軍鄉的春天,沒有別處的鳥語花香,唯有農家辛勤採收的忙碌;沒有任何的詩情畫意,唯有此起彼落的鄉人叫喊聲。春天,悄悄的到來,也悄悄地離去。

新年尚未結束,大夥兒早已動工。鮮橘的甜美自樹上被摘下,短短幾分鐘又被拎進箱子中,透明膠帶「唰!」一聲被撕開,老婦們的汗水也隨之落入土堆內。這活可不好做呀!因為全得看老天的心情啊!風大時,塵土混在老婦汗涔涔的臉上;陽光炙熱時,汗水模糊了一切;雨天時,深怕泡爛了農作物,哀愁的心盡在不言中。這是鄉村特有的景色,我卻早已麻木了,畢竟熟悉這一切很簡單,但無法忘懷的是老者們的期待臉龐。

小小的幾塊農田,少則六、七十位工人,多則上達百人,這些老者有些是來幫忙的,有些事來賺幾分錢餬口,他們的蒼老刻畫著小鄉村,他們忘不了年輕時的風光,卻似乎忘了自己早已不再年輕。放眼望去,小貨車的移動、工人的辛勤和溫和的陽光,三者之間微妙的淡淡滋味,我不敢狂妄的說只出現在此地,但是這種景色似乎在述說著城鄉的差距啊!

有時我常想著,這究竟是禍還是福?但一切仍在不語之中進行著,心中卻早已有了底。

這熟悉的地方,是我的家鄉。在令人難以忘懷的春天裡,胡蘿蔔和著泥土的香氣,是我揮之不去的一切。

103年6月6日刊登於人間福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陳宏恩 念去去,千里煙波 

臺南一中一年十七班     陳宏恩

 

 

我將站於岸上的栓頭,望向你遠行的船隻。我的心將化作清風,當船揚帆,它會是船隻向前的推力,至於淚水則灑為波浪,簇擁著你,前往所屬的夢想。

鳴笛聲撞向耳膜,提醒著你我,此刻將是離別。我倆雙手緊緊握住,好似此生再也無法觸摸對方,你眼目凝視著,然我卻早已涕泗縱橫,多少話語想傾吐,脣卻於此時枷鎖了一切話語,二人佇於人群熙攘中話不出離別隻字片語,心卻倏地回到過往。

還記得吧,我的朋友,第一次見到你時,是在校園大榕樹下的橫椅。那日兀自一人,沒有喜樂卻有憂傷,手中緊握著放學前剛發下的成績單,悲慟之情,樹木花朵如枯枝,鳥雀啁啾是無止盡的紊亂。正感絕望,淚水攀附眼眶之時,你卻滿面春風地朝我走來,當擦身經過之際,你倏忽回首,驚見暗自哭泣的我,你體貼地挨著坐下,於我的右邊,並釋出善意與關懷,你溫煦的關懷悄悄突破我的心房,內心的憂愁抖然冰釋,如春陽般,你融了我內心的冰雪。那日午後,我們相聊甚歡,更成了摯交。

是了,別忘了往後兩年的同窗之誼吧!重新分班後,驚覺你我走入同間教室,正是如此,我們更加形影不離,上戶外課,運動,研習功課,你我互相激勵對方,一同享受歡樂,一同承擔苦難,更不時地訴說內心的抱負與志向。

還記得某日,你告訴我一個想法:「想對自己叛逆,要超越自我,走向害怕並實現夢想。」那時我甚是懵懂,直到如今,我才真正了解到所謂的「叛逆」。

多年後的如今,我們各有自己的前程,我選擇留於家鄉,而你卻打算落腳異國,這就是「叛逆」吧。

現在,我倆雙手仍是緊握,直到船螺聲鳴起,示意著是時候該登船了,不捨之情難以自己,但我也學習向自己叛逆,克制淚水;我更學習堅忍勇敢,不再向「離別」兩字低頭,在最後一聲「保重」後,你轉身上船,並微笑招手。

我沒有楊柳,更沒有美酒,但,願以祝福贈你,直到船隻隱沒海平面另端,泛紅的眼眶中,你我深知,這友情將牽繫海平面的兩端。

103年6月6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毛品雅失去妳,我的告白 

聖功國中二年愛班    毛品雅

 

「我沒有討厭妳啊!」這是妳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也是最令我傷心的一句話。

那時,我才剛到英國讀書不到一個禮拜,還不是很適應英國的腔調,在學校也無法理解大部分的課程內容,但是因為有妳,我學會了一些艱深的字彙,得以勉強跟上大家的進度——妳是我在學校的唯一一個朋友,也是班上唯一會說中文的英國人。

自此,我和妳成為膠漆不離的朋友,妳下課會留下來教我英語,並和我一同走回家。感冒時,妳會打電話來關心我…妳好像為了我做很多事,但我卻從未見到妳抱怨的眼神,至少,到目前為止。

但在某一天,我聽見妳和另一個朋友說:「為什麼我幫了她那麼多,但她卻要我繼續服侍她似地一直給我添麻煩,真是個麻煩精,我討厭死她了!」妳生氣地將頭轉了過來,恰好,被妳看見我呆立站在座位旁,手裡拿著要給妳的生日快樂卡。「哈,原來妳在這啊!怎麼了嗎?哇,是生日卡啊,謝謝。」我緩緩地遞了卡片給妳,看見妳那假惺惺的微笑。不!或許那是真的微笑,是收到卡片時開心的微笑,而不是收到來自「我」的卡片那開心的微笑。

隔了幾天,我故意問妳:「妳討厭我嗎?」「我沒有討厭妳啊!」分明是討厭我卻這麼說,讓我極度憤怒,但我還是故作鎮定:「妳好幾天沒跟我說話了,我做錯了什麼嗎?」只見妳低著頭不發一語。

之後,我們之間便築起了一道無形的高牆,再也沒講過話。

103年6月6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劉友安        相信風箏 

臺南一中一年十八班     劉友安

 

 

 

尼龍線白在手上滾動的纏線軸向斜前方延伸──當你越相信你把它的支架做得堅穩──就閉上眼睛,感受和它一起向雲端飄升的感覺吧。

那是風箏,是我們對天空承諾的信物。

和好的時候,是在一個蟬聲鼓譟的下午,老師硬把我們分到同一組。主題就是做一個風箏,起初除了共用的膠帶台突兀地立在兩個人中間外,一邊卻各有一堆材料,各自都認為自己有辦法一個人完成它,且一定飛得比同組另一個人高。

但我的支架一直綁不好,開始感到不安、不耐煩,他的兩隻手突然從旁邊伸過來,我自然而然放開原本握住的支桿,這瞬間,一股撞進心裡頭的是放心的感受,許久,才意識到剛才對立的尷尬。

「不要感謝我,只是因為只有一份支架,又被你拿走了……大概只能一起做一個。」他說。這時他已經輕鬆地固定好支架。

他把纏線軸丟給我,自己拿著線頭準備接到風箏上頭,他多拉一截線時問說:「你覺得白雲有多遠?」此時我早已放了一段線,我回他說:「應該在風箏能到的距離。」他終於笑了,興奮地對我說,我真的那麼覺得嗎?我用滿懷自信的表情望向他。

當時,在大熱天的走廊上,我持著風箏晃著晃著,和興奮的他向天空打賭,一定能碰到白雲。

天真的我們自知想法超出現實,卻望著天空充滿戀慕的想法。操場直到傍晚才從烈日蒸騰下有了以風喘息的能力。在那之前,我們卻對風箏飛到雲端那細微的可能性等待著,汗流浹背,在操場旁痴等風的到來。

我躺在他旁邊,手將剛做好的風箏舉高,望著風箏說:「聽說只要越相信支架是穩的,風箏就能飛越高。」他轉過頭來恍然大悟說:「原來是這樣。」然後兩個人都笑了。

而這日,合適的風來得特別晚,從些微有風的時候便開始施放,放了線卻直直下墜。收放線之間,每一次都考驗著心中一股正燃燒的熱情。

就在累到必須互相倚著身子才有力氣站著拋出風箏時,那種感覺,我終於明瞭了。

是在他把手伸過來幫忙時,我相信他仍視我為朋友的感覺!

是在討論著天空,相信著夢想成真的感覺。

是在等待風來,相信風將會來的感覺。

因為夠穩,而能飛得夠高夠遠。

睜開眼時,它將在雲端嗎?

我們相信!

103年6月5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何冠慧        回首 

臺南女中一年十二班    何冠慧

 

 

 

過年時大掃除,我把抽屜的東西全倒出來整理。有許多是來自朋友送的生日卡和禮物,只有一兩個禮物長得很怪異,它們特立獨行地站在卡片堆旁露出驕傲的眼神,彷彿在向我炫耀它們的特別──一枚只有一半的銅板、一本中間鏤空的字典和幾張用來當包裝紙的廉價計算紙。哼!你們這些傢伙在跩什麼?但我卻不得不承認你們是我的寶貝啊!

這些禮物是我國中時,一個男生送我的生日禮物。我和他是死黨,我明白他對文學的熱忱、喜歡的音樂類型、討厭吃蕃茄,甚至連每天和他妹妹吵架的內容,我都一清二楚。相對的,他也知道我小時候的八卦,班上討厭的人、家中發生哪些雞毛蒜皮小事……或許我不是最了解他的人,但他卻是唯一了解我的好朋友。自國二起我們開始走得很近,每天下午去外掃區和他聊天玩耍是我生活的動力,彷彿喝了補藥般充滿活力。我跟他很親近已是班上公開的秘密,至於是友情還是愛情旁人全霧裡看花,但經過時間的推移,心底的答案漸漸趁我不注意時跑出來露個臉又消失不見,我抗拒那答案的樣子,因為深怕一段友誼被摧毀,但我騙不了自己──好吧!我喜歡他。

但至今我們的關係依然是朋友,在我看來那份淡淡的曖昧已逝去了,它只屬於那些日子。知道我喜歡他的人總納悶為什麼我不向他表白,我那時也差點衝去他家門口製造一個大驚喜,可是始終提不起勇氣。朋友們又問:不後悔嗎?當時會,現在不會。畢業後的暑假,我總是對那些沒說出口的話感到遺憾,好像自己把自己打敗,覺得世上最懦弱的就是自己。但距離畢業也半年了,我卻慶幸沒把那些心意告訴他,未來也不會告訴他。畢旅時一起走過濕濕冷冷的街頭、教室裡靠窗邊的兩個座位、升旗台旁一同讀書卻被蚊子叮得滿頭包……或許沒有結局的青春就是最好的青春,結局總將我們拉回現實,不如讓當年他們活在那校園,就像童話故事般「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而現實生活中的我們拋開過去那段關係,以名實相符的純友誼繼續互相扶持成長。

看著這些古怪的禮物,我不禁笑了笑。是啊!你們很特別,把你們送給我的主人更特別。這次我回首時,已經是快樂的了。

103年6月3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葉之筠    隱形的翅膀 

港明高中二年四班    葉之筠

 

 

「不去想他們擁有美麗的太陽/我發現/每天的夕陽也會有變化……」正在隨意轉台的我,聽見來自張韶涵的優美歌聲,不禁放下手中因久握而變得溼熱的遙控器,仔細地聆聽這首歌曲〈隱形的翅膀〉。
當時,我正處於人生的低潮,因同學的誤會而被排擠,再加上考試成績不甚理想,家中又有長輩過世……,種種不如意接踵而來,讓我那段時間的生命如同失去了色彩,雙眼望去,只剩灰白一片,我的生活裡沒有生機,沒有希望。然而這首歌如同調色盤和畫筆,一筆筆地替我畫上萬物該有的顏色。每一句歌詞,都像在替我加油打氣,告訴我:「哪裡有夢/就飛多遠吧!」

〈隱形的翅膀〉陪伴我走出低潮,在這過程中,我發現,我們身上真的有對隱形的翅膀,在情況最糟的時候才會打開。我想,這對翅膀,應該就是所謂的潛能吧?在這段期間,我做到了許多我本來認為我做不到的事,像是考進班上前五名等等,彷彿是這股低潮激起我生命的火花,我終於明白了「靜海出不了好水手」的道理。

現在,每當我遇到挫折時,心中就會響起這首歌,「帶我/飛過絕望……」,是的,我背上有一對隱形的翅膀,只要我願意,它隨時可以帶我飛過任何障礙,看見光明的希望。

103年3月17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姿綺     企鵝玩偶 

臺南女中二年十五班    黃姿綺

 

 

 

外面的夜,昏沉沉;桌上的書,堆積如山。這一切靜得駭人,像白晝被黑暗吞噬了那般,在每個被書叢壓垮的夜晚,恐懼是黑暗的主宰,它湮滅了我小時候對於「長大」的嚮往。

輾轉反側之下,我無意識地撫摸起枕頭旁的企鵝玩偶來,或許是某種心靈上的慰藉吧,它就像是我的守護神那樣,每天陪我入眠,帶我走入虛幻寧靜的世界,離開塵世間的喧囂與嘈雜。它是我小學二年級時補習班主任送我的玩偶,當時我說不要補習了,主任因捨不得我離開而把我叫進她的辦公室讓我挑選一樣禮物,而我選了企鵝玩偶。它是國王企鵝,有著兩顆烏黑發亮的眼睛、一個尖嘴、兩片如翅的手,脖子的部分有黃橘色的毛,背和肚子則分別是黑與白,特別的是它的尾椎有個發條,一拉便搖搖擺擺地走了起來,模樣煞是可愛。

每當我望向它時,那可愛的模樣總會喚醒我美好的童年回憶。那時我補的是全英文式教學,暑假期間有許多活動,上課更是以遊戲的方式來學習,主任是個熱情活潑又慷慨的人,因為她,我走出了羞澀;因為她,我變得勇敢;因為她,我逐漸喜歡這個世界,這個美妙而充滿希望的世界。我的童年與補習班主任和企鵝玩偶脫離不了關係。

它就像一位守護者那樣,一直守護著我純稚的童年,守護著我對未來世界的嚮往。

我拉動它的發條,靜靜感受它的震動,在感動中,我沉沉睡去。

103年3月18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莊媛媛     柴頭港溪風雲            

臺南女中二年十五班    莊媛媛

 

 

那曾是一條臭氣沖天的溪,如今卻改變成完全不同的面貌,更平易近人,更變化多端。

「柴頭港溪」不如其他大溪一般如萬流奔騰、氣勢萬鈞,卻也不似小小的清溪柔和秀美,它不寬,卻隔著早期的台南縣市於兩邊,國中時我總會炫耀似的和同學說:「我每天騎車上學從台南縣到台南市呢!」其實我家距學校只要五分鐘,騎過柴頭港溪上的小橋更是只要幾秒,多麼奇妙!每天騎過那條橋的感覺,不花時間、不費精力,卻好似穿過了一段內心認為很長的距離,這就是它的奧妙,一個平凡的上課路程,也因此五彩繽紛。

柴頭港溪的整治花了許多年,在我家附近的那段因此築起了高高的水泥牆,每當從溪旁蜿蜒小道上的柵欄往下望去,都不得不小小驚嘆於它的高聳,有時上課經過時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被車撞飛掉下去豈不粉身碎骨?」爸爸總是說我胡思亂想,但我想或許有人和我的想法相似,要不,在後段角落就不會有那鮮紅色的小土地公廟了,雖然我從沒停下來過,但常看見那兒的金爐時不時便噴出黑煙來,對於大自然,這點敬畏之心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吧!

若柴頭港溪真只如前面那般而已,那也真是小瞧它了,柴頭港溪還有一個神奇的地方,就是它已經和四周的住戶合而為一體了,河邊築起的柵欄上有些部分掛上了紅棕色的園藝盆栽,種滿了綠意盎然的植物,我常看到有一位穿白背心的老先生為它們澆水,有些時候柵欄上還有曬在陽光下的衣服,隨著由河面吹來的風飄拂。但其實,我最喜歡柴頭港溪上的橘色夕陽,這尤要春夏之間才容易出現。而因為它位於地勢較高處,所以一眼望去並無任何遮蔽物,從橋上往溪面看過去,天空是遼闊的,是渲染著藍橘白的,不禁讓人想到楊喚的那首〈夏夜〉:「太陽滾著火紅的輪子回家了。」是的,太陽就如同火輪子,使滿天彩霞映著柴頭港溪,整個河面都艷麗了起來。

有些人認為柴頭港溪就如同幾乎不流動的死水一般無用,但我覺得不然,它從荷蘭人來臺時便存在,那歷史洪流的痕跡,至今仍然生生不息。尤其它季節性特有的風釆,總令我時不時驚豔無比。

103年3月刊登於南市青年313期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