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江俊億.jpg

 

 

真摯

 

台南一中二年5班江俊億



  到朋友家作客,忽然腹中一絞,不得不上個化妝室。踏進化妝室,一面落地窗映入眼簾,心想:「上個廁所也太不安全了吧!」雖說是十八層的高樓,但還是頗覺不妥的。


  坐在馬桶上,從十八樓看出去,路上幾乎都是車子,紅綠燈的閃爍有如繁星一閃一閃的。對面的高樓,矗立的姿態都是王者之姿,睥睨一切,俯看整個都市的忙碌。高樓的旁邊有一棟小小的透天厝,屋前有著小庭院;我集中目力朝那方向望去,一位婦人正靠在牆邊用手搓著衣服,那盆子中堆滿了髒衣物,大概是昨日家人們換洗的。她一邊洗著,好似嘴邊也哼唱著老歌,嘴型不斷地變換;看見路人便停下工作揮手打個招呼,甚至聊個天,但我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那衣服越洗越少,只見她輕快地搓洗著,一件接著一件,水花濺起,在喧鬧忙碌的馬路邊,現代高樓的底邊旁。


  我輕輕地站起,內心早已是問號連連。為什麼她能如此享受手洗衣服的樂趣?為什麼她能在這冷言冷語的都市之中保持著人情?為什麼她能始終保留著自我而沒被「現代」這股洪流淹沒而人云亦云呢?是因為她家中沒有洗衣機才這麼認命?是她剛從鄉下搬進都市而人情尚未消散?還是因為她本是孤僻怪人而不被世事所影響。我想,都不是吧!應是她的做法原原本本地,將她內心深處的最誠摯表現出來,而顯得不凡,甚至奇妙。


  原本,我的心早已因都市中那忙碌的步伐凍結了,但那婦人的舉動卻又燃起了我的熱血以及蟄伏已久一顆真摯的心,更啟示了我:即使做再微不足道的事都要輕快認真,人際互動亦是如此。


  離開化妝室前想再目睹一次那婦人,但她似乎進屋了,只留下一件要曬的衣服。一抬頭,只見遠天一群小鳥飛過,飛向那無垠的天際。

--10日10月刊登於中華日報

創作者介紹

台南專業作文──華聲文教機構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