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怡寧  花開        

南科實中二年三班 黃怡寧

 

 

 

望著對面那棟校舍二樓的第一間教室,曾經我的一舉一動都圍繞著他……

升上高中,成了青澀的高校生,一朵朵粉紅情花也隨風恣意飄撒。猶記那修長冷酷的身影在車站前闖入心門,那是一個早晨,等著校車送我們上學的時刻。廣場上三五成群的好友們大聲喧嘩,談笑,嬉鬧著。我微笑傾聽朋友的趣事,不大專心的,忽然一瞥眼,那鐵欄杆旁邊正有一個人定格住我的視線。

不像他人庸俗,他散發著一股沉穩寧靜的氣質,手上一本英文單字托在筆直的領帶前。「你在看什麼啊?這麼認真!」彥婷問,隨即往我眼神凝聚的遠方望去。還來不及編織理由,彥婷那笑半開的口中帶點嘲弄地就吐出:「喔!我們家妹妹愛上學長啦!」「才……才不是……」話還沒說完就被彥婷拉上剛到站的校車,和一句「有有有,你就是有,寫在你的眼裡了,好姐妹!」的玩笑淹沒。

愛情很奇妙,開闊了女孩的心,不但懂得更加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甚至突然明白如何裝飾點綴才得以配上愛情那開滿燦爛花朵和柔和水流的美。於是我開始不是故意徘徊於高三班級附近,就是搶著窗口邊,為的是讓眼底印下星空,滿足少女那嚮往意中人的心思。

時間飛逝,一年將盡,除了遠遠地、偷偷地望著他,或等他走過身旁遺留下我雙頰紅潤的嬌羞和心跳外,我們再無交集。學長畢業當天,我強拉彥婷陪我偷偷溜進禮堂目送他踏上新旅程。

台上,筆直硬挺的領帶襯托他一貫迷人的脫俗氣質,深邃雙眸在舞台燈光下更顯得明亮有神。也許是幻想,或許是真的,那我迷戀許久的眼正與我四目交接,彷彿正對著我說話──雖然是一個在台上一個在台下最後頭,但此時突然覺得彼此好近、好近,至少是我們最接近的一次……

「他其實也有注意到妳。」彥婷對望著對面校舍的我說。我驚訝地回了神,「宿舍的學姐說的,本來想讓你們自行發展,畢竟兩情相悅,孰不知……」

但我想這樣就夠了。他的出現讓我心門的那條縫被扳開了許多,多少人生風景少了他,我不會看見。或許望著已少了他的校舍,還存有那麼一點遺憾,但我曾擁有的是那粉紅遍鋪、青春洋溢的少女情懷。

在花開之後,我又成長了一些。

 

101年10月27日刊於台灣時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asheng 的頭像
whasheng

台南專業作文──華聲文教機構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