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堃廷  生命火炬     

台南一中三年4班 鄭堃廷

 

 

 

生命最高的價值,是燃燒個人的靈魂,為這世界散發出光和熱,這可以是一種不受時空限制的形態。有人將自己的生命燃燒至最耀眼才消逝,讓後世子孫也能感受到他的光和熱;反之,也有人空有一身軀殼,自願深陷在絕望和痛苦之中,如「死」一般。

丁.路德是領導美國黑人邁向種族平等的偉大領袖,他親眼見證了黑人當時奴隸般的悲慘生活,和在社會上所受的不公不義,因此一生都在為黑人爭取應有的天賦權利。他如同一把火炬,以灼烈旺盛的火焰,燃燒著自己的生命為種族平等的正義奮力拚搏,讓全世界的人們都能感受到那光芒和溫度,縱使如今他已死亡,那把火炬仍熱烈地燒著,像第二顆太陽一般,照耀著追求平等博愛的人們,給全世界帶來希望和光明,這把火炬,曠世耀眼,似乎千百年後也不會消滅。

然而,有人卻不曾點燃自己生命的這把火炬,槁木死灰般虛度人生。現今層出不窮的社會問題即是最佳寫照。受盡父母溺愛的富家子弟,因從小就嬌生慣養,便將他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眼中只有自己,全無他人,這種人連父母都不知感恩,更遑論會回饋社會。這就像是一把封藏在倉庫的火把,因年久未開封,早已受潮而無法使用,而這把無法發光發熱的火把,是不會有人感受到它的存在的,那豈不像是未曾活過的「活死人」嗎?

一個努力活出價值的人,就好比一支燃燒旺盛的火炬,能照亮他人、溫暖他人,而不只是一具會呼吸的軀殼。生與死的差別,並不在於當下是否存在於時空之中,而是在於這個生命是否曾在世上如火炬,散發出讓人感受到愛和溫暖的光芒!

 

101年10月28日刊於中華日報

你可曾思考自己存在於這世間的意義是什麼?而生命的真正價值又是什麼?人生在世,不過數十載的短暫光陰,為何有人讓人懷念再三,有人卻如一縷薄煙,去留讓人全然無感,甚至徒留罵名?

作者在第一段便開門見山地將自己的看法寫出——生命的最高價值,是付出自我,為世界散發光和熱。接著,作者舉出馬丁‧路德博士與不知感恩的紈褲子弟的例子為對比,說明生命價值並非受限於形體,而是決定在自身的精神、貢獻。他以火炬為喻,馬丁‧路德博士將生命奉獻於為種族平權而拚搏,即使生命消逝,這把火炬燃燒帶來的光芒仍照撫著世間;而那些製造社會問題的嬌奢子弟,則像封藏已久而受潮的火炬,空有軀殼,卻無法發揮功用,連自己的生命都活得毫無目標,遑論散放熱力呢?透過比喻論證讓道理澄明之後,結尾再度強調生命的價值不在於存在的當下,而在於它對世界的影響力,令首尾旨意扣合一貫。

本文主旨相當清楚,簡明的舉例及比喻讓主題更顯鮮明,加上擴延說理周密,文句簡潔精鍊,能以簡單易懂的文字闡述生命的價值,舉例說理及掌控文章旨意的能力,都讓人讚賞。

 

                               賞析老師:鄭文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asheng 的頭像
whasheng

台南專業作文──華聲文教機構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25
  •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