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尚曄  感動 

臺南一中二年十六班    吳尚曄

 

 

「喂!兒子!起床囉!」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我順手往床頭的方向揮去,想要看看時間,還能與枕頭再纏綿個幾分鐘,沒想到竟揮了個空,驚覺那熟悉的擺設似乎變了樣,赫然想到自己早已來到阿里山上的小木屋,不久後大家將出發前往山頂欣賞日出。

凌晨的阿里山與平日所見有一番差別,由於樹木高大的關係,微弱的日光無法找到絲毫的空隙鑽入樹林。儘管我已全副武裝,圍巾也圍了不下數圈,在凜冽寒風的侵襲下我還是不禁打了冷顫。一路上有別於白天,陰暗的林道爬起來更加費力,不時須注意腳下的階梯是否踏穩,扶手上有沒有蟲子潛伏在黑暗中等待著狩獵,再加上睡眠不充足的原因,以往面對爬山毫不畏懼的我也不禁打起了放棄的念頭,然而在爸爸的鼓勵之下,我撐了過來,原本用來禦寒的內衣已濕成一片,汗水慢慢地從髮梢滴下,沾滿了木製的林道,背包愈接近目的地便愈沉重,裡頭裝的全是脫下的衣物,在汗水的陪伴之下顯得有如磚頭一般。在我即將虛脫之際,眼前出現了一個平台,爸爸搭著我的肩,微笑著說道:「我們到了!」

我馬上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大喘口氣,小憩個一會兒,然而在不久後,爸爸便興奮地抓著我的手,什麼也沒說的就往平臺邊緣跑,原來是太陽已經準備浮出雲海了!我們望著東方的天空,在雲的另一頭天色漸亮,從灰黑色逐漸變成白色,直到太陽探出頭來,束束的光亮射向我們,亮得睜不開眼,而雲則如滔滔江水一般不停閃耀翻騰,好似隨時會有隻神龍躍出一般,氣勢磅礡。看到這,我終於瞭解古人所謂的「不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的感受,背後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沾濕得服貼在背上,眼淚卻也無法控制般地溢出,這是種感動,被震撼的感動。

大自然的壯闊是渺小人類永遠無法模擬的,在我的心中,這一幕將永遠存在,不停地提醒著我大自然的偉大,不停地感動著我。

103年6月10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asheng 的頭像
whasheng

台南專業作文──華聲文教機構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