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友安        相信風箏 

臺南一中一年十八班     劉友安

 

 

 

尼龍線白在手上滾動的纏線軸向斜前方延伸──當你越相信你把它的支架做得堅穩──就閉上眼睛,感受和它一起向雲端飄升的感覺吧。

那是風箏,是我們對天空承諾的信物。

和好的時候,是在一個蟬聲鼓譟的下午,老師硬把我們分到同一組。主題就是做一個風箏,起初除了共用的膠帶台突兀地立在兩個人中間外,一邊卻各有一堆材料,各自都認為自己有辦法一個人完成它,且一定飛得比同組另一個人高。

但我的支架一直綁不好,開始感到不安、不耐煩,他的兩隻手突然從旁邊伸過來,我自然而然放開原本握住的支桿,這瞬間,一股撞進心裡頭的是放心的感受,許久,才意識到剛才對立的尷尬。

「不要感謝我,只是因為只有一份支架,又被你拿走了……大概只能一起做一個。」他說。這時他已經輕鬆地固定好支架。

他把纏線軸丟給我,自己拿著線頭準備接到風箏上頭,他多拉一截線時問說:「你覺得白雲有多遠?」此時我早已放了一段線,我回他說:「應該在風箏能到的距離。」他終於笑了,興奮地對我說,我真的那麼覺得嗎?我用滿懷自信的表情望向他。

當時,在大熱天的走廊上,我持著風箏晃著晃著,和興奮的他向天空打賭,一定能碰到白雲。

天真的我們自知想法超出現實,卻望著天空充滿戀慕的想法。操場直到傍晚才從烈日蒸騰下有了以風喘息的能力。在那之前,我們卻對風箏飛到雲端那細微的可能性等待著,汗流浹背,在操場旁痴等風的到來。

我躺在他旁邊,手將剛做好的風箏舉高,望著風箏說:「聽說只要越相信支架是穩的,風箏就能飛越高。」他轉過頭來恍然大悟說:「原來是這樣。」然後兩個人都笑了。

而這日,合適的風來得特別晚,從些微有風的時候便開始施放,放了線卻直直下墜。收放線之間,每一次都考驗著心中一股正燃燒的熱情。

就在累到必須互相倚著身子才有力氣站著拋出風箏時,那種感覺,我終於明瞭了。

是在他把手伸過來幫忙時,我相信他仍視我為朋友的感覺!

是在討論著天空,相信著夢想成真的感覺。

是在等待風來,相信風將會來的感覺。

因為夠穩,而能飛得夠高夠遠。

睜開眼時,它將在雲端嗎?

我們相信!

103年6月5日刊登於臺灣時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hasheng 的頭像
whasheng

台南專業作文──華聲文教機構

whash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